首页>>科技资讯 >>列表

对话映客创始人奉佑生:没算过身家,短期不会套现

2020-11-13 19:12:39 字号:

  腾讯《一线》作者耿荷 发自香港

  他说,人注定一生孤独,但技术手段可以缓解某些场景下的孤独。

  抱着这个想法,奉佑生在2015年创办了直播平台映客,他希望用户在这里可以找到同类,缓解情感的孤独,并为此付费。

  2018年7月12日,映客登录港交所,成为在香港上市的首家内地视频直播公司。

  在敲钟之前,腾讯独家对话映客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奉佑生,了解他的创业之路。

  从东莞开始的旅程

  “在机关里面工作的时候,那时候年龄小,很多时候觉得不甘于一辈子的都能看得非常清楚,从20岁走到50岁退休的感觉,还是觉得想出来去见识一下外面精彩的世界。”奉佑生对腾讯说。

  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在这个朴素的想法驱动下,2002年,24岁的奉佑生,辞掉家乡湖南永州乡共青团的工作,只身南下东莞,投奔那里的亲友。

  或许谁也不曾想到,日后参与创办多米音乐、映客的奉佑生的编程能力,全靠自学。读书期间,读化学专业的他,对实验室并无兴趣,自学写代码却成了他获得成就感的来源。

  正是凭借自学而来的编程基础,奉佑生在东莞找到了第一份工作——大地通讯的信息管理员。在当时的东莞,大地通讯是当地一家较为出名的手机连锁卖场。

  虽然奉佑生当时的工作是管理支持所有卖场的信息系统,但今天回望,那时手机移动端的产品,已现萌芽,而大地通讯的这份工作对奉佑生日后两次创业,已经产生一些潜在的影响。

  奉佑生回忆起初到东莞的那段时间,内心似乎仍隐约着自豪。当时的他并不知道,接下来等待着他的是万丈深渊,还是星辰大海。

  “就是很混沌的选择,人生的前二十多年大多都是混沌的选择,你并不能够清楚每一步选择都能规划得很好。”他说。

  十年音乐梦 受困商业模式

  2005年10月,奉佑生带着华动飞天(多米音乐的主体)的七八名员工,从深圳搬到北京,那时的深圳欠缺互联网人才,因此华动飞天将整个互联网音乐的团队移到北京。

  “当时搬去北京的感觉其实很不好,北京看起来漫天黄沙,当时心里的想法是干几个月就回深圳,结果在北京就没回来,在北京一待就是13年。”奉佑生说。

  搬去北京时,奉佑生已经加入华动飞天1年3个月,这时他职务是工程师——华动飞天音乐战略的执行者。

  华动飞天对奉佑生日后事业的发展轨迹至关重要,在这里,他由手机卖场的信息管理员,成为了一名软件工程师,更重要的是他遇到了他的伯乐、导师,也是日后创办映客的投资人——华动飞天创办人、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刘晓松。刘晓松早年曾投资腾讯,获利颇丰。

  从2004年7月加入,到2015年离开,对奉佑生来说,加班到天亮写代码,或许是最深刻的记忆。10年间,他由工程师,成长到总监,再到多米音乐首席运营官。不过投身互联网音乐的10年间,奉佑生并未因开发了家喻户晓的产品,而获得财富。

  “我们在做音乐10年的时间,一直有一个痛苦的点困扰着我们,就是商业模式,突然发现版权成本持续上涨,而对应的商业模式不清晰的时候,这个事情就变得很痛苦了。”奉佑生说。

  音频直播意外引爆支付 顺势转战视频直播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2014年底,多米音乐推出了一个在线音频多人交流的功能“蜜Live”,功能一上线,却意外引爆了用户的付费热情。这些用户多是在国外读书的学生们。当时,内地的在线音乐app逐渐停止向海外用户提供服务,多米音乐是为数不多仍可以在海外使用的app之一。
漆涂料 http://wap.chenyang.com/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