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工智能 >>列表

行易道赵捷:深耕毫米波雷达

2021-04-04 21:48:53 字号:

“毫米波雷达是不可或缺的。随着人类技术的更新换代,各个零部件会发生各种各样的革命和提升,但是雷达这种形式不会消失,这种传感器的能力和需求也不会消失。”行易道科技创始人兼CEO赵捷在10月26日召开的2019全球出行大会上接受包括亿欧汽车在内的小范围媒体采访时如是说。

在中国汽车雷达产业处于空白期的2014年,在中科院电子所从事雷达技术开发10年之久的赵捷选择创业成立行易道,专注于车载毫米波雷达系统的研发和生产销售。

两大优势让毫米波雷达成为当下汽车ADAS以及自动驾驶技术中的核心传感器之一:首先,这类雷达在全天候的工作条件下都不会失效;其次,其在测距和测速方面拥有其他传感器所没有的准确性和快速反应能力。

10月26日,经过5年的深耕,行易道在2019全球未来出行大会上发布了应用于高级驾驶辅助系统(ADAS)和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全新77GHz近程毫米波雷达ASRR100、77GHz中程毫米波雷达AMRR112。后者在已量产的AMRR110的基础上集成了测高、道路识别和自校准功能。

赵捷对于毫米波雷达市场的未来十分乐观。在其看来,随着自动驾驶潜力的释放,毫米波雷达庞大的市场空间不断扩大。当下,L2级自动驾驶车辆上只需要一个毫米波雷达,而在未来的L3及以上级别的智能交通和智能驾驶的技术路线里面可能会超过六个。

残酷的是,毫米波雷达背后所蕴含的市场虽然庞大,但是目前大部分市场份额仍然被世界级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巨头所占据,毫米波雷达市场也接近被A(奥托立夫)、B(博世)、C(大陆)、D(德尔福)四大一级供应商垄断。

早在2010年,A(奥托立夫)、B(博世)、C(大陆)、D(德尔福)的毫米波雷达出货量就基本达到了千万级。此外,海拉、电装、富士通、天合、法雷奥也都在这一市场占据不小份额。毫米波雷达的市场,围剿的现象依然存在。

“垄断这个事,不管是一级供应商、主机厂还是我们,我们不觉得是真正发生的事。”赵捷却非常乐观。

赵捷的乐观首先来自于对自身产品的自信:“行易道在雷达的性能和商业化能力上,都在积极和市场上最优秀的产品进行对标。”她表示,在技术积累、技术源头、工程能力和工程实现的经验上来说,该公司的产品都具备足够的竞争力。

另外,从智能驾驶发展的趋势来看,智能化是主机厂的核心技术之一。赵捷认为,从战略角度来看,主机厂不会放弃这个主动权,他们希望在配件上做拆分,自己控制和判断。传统Tier 1在推进产品销售时较看重整个汽车零部件,习惯将整套系统打包出售给主机厂,而主机厂希望获得主导权,进行战略拆分,这就给了专注于某个领域的初创企业敞开了市场的大门。

赵捷还表示,“为了更好地生存下去,国内初创公司也应该努力把自己的产品整合进其他大型零部件商的供应链条里,这是实现‘从0到1’突破的有效途径之一。但想要进入也并非易事,还得通过循序渐进的方式。”

目前,行易道已走过了“从0到1”的突破,该公司生产的毫米波雷达已获得部分商用车厂商的订单并安装上车。据赵捷介绍,2019年1月至今,安装有该公司雷达的车辆累计已经安全行驶超过2亿公里,目前为止没有出现过严重事故。“这种循序渐进的路径既是符合汽车行业发展规律,也符合技术本身的发展规律”,赵捷如是说。

以下为采访实录:

媒体:因为毫米波雷达目前的主动权还是掌握在一些零部件巨头的手上,比如说博世、德尔福等,行易道作为初创企业怎么抢占市场呢?它的竞争力在哪儿?

赵捷:首先毫米波雷达,尤其公司主推的77GHz雷达,最主要是它的技术表现。技术表现反映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它的性能、参数;另外一方面就是一些动态的表现,使用过程当中用户会关注的一些表现,这就是我们今天发布会的时候听到雷达的测高能力,较准能力,还有道路识别能力。

先回答什么样的雷达是好雷达,再聊我们的竞争力是什么。我们和国外的公司,同样在雷达的性能和使用能力上、好用上都是做正面的竞争。首先不管是软件硬件系统,包括生产,我们都是自主知识产权。第二,国内外的雷达公司专家也基本上来源于各国的军用雷达领域,所以就技术来源上来说我们和他们的源头也差不多。

第三,我们国家航空航天雷达的总体能力,在全世界的表现也是属于第一梯队。因此我们认为不管是从技术积累、技术源头,还是从工程能力,工程实现的经验上来说我们都是在行业里面属于比较高的水准。我们的产品经过4年多,将近5年的打磨,今年已经实现了商用化,实现了客户的认可,因为客户的认可,他拿着我们的雷达和国外同类的雷达在性能、价格和表现方面做全方面的对标,我们的商用化本身证实我们的雷达在同类雷达里面是有竞争力的。

媒体:我们跟国外的大厂是有竞争力的,但是不可否认关于雷达这个技术方面的垄断,包括产品和应用,还有跟车企的一些合作还是垄断在这些大厂手中。面对这些形式,虽然产品已经达到可以和他们竞争的程度,在其他方面我们要如何打破这些大厂的垄断?

赵捷:首先垄断这个事不管是一级供应商、主机厂还是我们,我们不觉得是真正发生的事,为什么这么说呢?从智能驾驶两个角度,一个是智能驾驶的发展趋势来说,对于汽车公司来说智能化这件事对于汽车公司是一个核心技术,核心技术意味着智能驾驶雷达的大脑,主机厂从战略的角度是不会放弃这个主动权的,因为如果放弃的话他们就会沦为组装厂,这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基于这个战略上的考虑,中国的主机厂意识到一个是供应链的安全,另外一个从主机厂来说,都希望把核心技术以及汽车大脑的这些技术的引进和开发放在自己手里。

基于这个现实,国外的这些雷达公司大多数隶属于Tier 1,从感知到系统以及到后面的控制,整套系统是由Tier 1打包给主机厂,但是主机厂希望从战略上做拆分。为了供应链安全希望有国内的供应商的支持,作为主机厂来说希望找到的这个供应商是有经验的有能力的供应商。但是之前经验为0的时候怎么实现从0到1的突破,我相信你刚才问的核心在这儿。

首先面对这个大背景,国产初创公司把自己的产品推到其他的供应链条里面,我们要证实自己,通过循序渐进的方式,所谓循序渐进的方式就是我们今天做的事情。我们行销的这个雷达已批量安装在商用车上,这些物流车从1月份到现在在全国各地大江南北的道路上行驶,这个雷达和摄像头一起共同实现融合,实现AEB功能。我们拿到这些数据以后,这些汽车的数据实施上传到云端,现在已经安全行驶超过2亿公里,目前为止严重的错误,或者出现严重的事故没有。

首先2亿公里,以及几乎覆盖全中国的道路里程,这件事本身从科学技术的角度来说有统计意义的,证明行易道的雷达的可用性。它也是从我们公司的产线上下来的产品,产线对于测试,对于质量,对于工艺等等的把握,这些数据我们提供给主机厂的话会被纳入到可以去合作,可以商业化的可能性,然后我们再去争取其他更大规模的合作,这种路径既是循序渐进的符合汽车行业发展规律,也符合技术本身的发展规律,这个过程在今年已经实现了,而且已经发生了。

媒体:关于自身定位的问题,您刚才提到那些大厂定位在Tier 1,咱们这边的产品可以提供给主机厂使用还是提供给那些大厂Tier 1咱们自己Tier 2这个角色呢?数据提供给主机厂寻求更大的合作,是不是意味着您自身定位在Tier 1这个角色里面吗?

赵捷:已经有两款已经实现产品的状态,一个是中程雷达,一个是近程雷达,就中程雷达和近程雷达涉及到的功能来说,比如说AEB和ACC这样的产品,我们会作为二级供应商,提供给Tier 1,Tier 1再提供系统给他的客户,这是我们作为Tier2的功能,如果这个功能是报警类,比如说BSD这样的功能我们直接提供雷达加上Adas应用的系统,直接提供给主机厂,这个时候我们身份就是Tier 1。

媒体:国外的品牌选择行易道的原因是什么?

赵捷:原因有几个,首先Tier 1全球汽车供应链里面Tier 1是很大的集合,但是这些Tier 1里面有毫米波雷达能力的公司很少,就这几家,ABCD嘛,所以剩下的大多数的Tier 1如果想共赢,实现ADAS功能但不具备毫米波雷达的产品能力,在合作的时候就会出现此类情况,如果他去购买同样是Tier 1的这些公司的雷达的话,他不会拿到一个长期的大批量的供应,就相当于从竞争对手手里买东西一样,对于他来说是比较困难的状况。而行易道就是定义为我们就是提供雷达,其实我们更核心的角色就是提供雷达,我们不提供制动这些后面的功能,所以对于国外中型的Tier 1来说我们是很好的选择,只要产品够硬就可以了。

媒体:毫米波雷达和激光雷达两个路线,咱们一直坚持这个路线,还是自动驾驶级别更高的时候慢慢进入到激光雷达一块?

赵捷:首先我觉得毫米波雷达它是一个独立的传感器,同时这个传感器不可或缺的,为什么不可或缺呢?因为毫米波雷达它有几个优势,激光雷达以及摄像头不具备的,比如说全天候工作,在这个情况下毫米波雷达不可被替代。

认为毫米波不如激光雷达,是在于它的分辨率,过去为什么没有提高分辨率,过去对于毫米波雷达没有这个要求,过去能够实现雷达的功能,ACC、AEB,把一个车跟上就行,现在对周边的环境进行建模,现在毫米波有可能拓展到4个G、5个G,带宽增加分辨率就增加了。

我们公司开发的全球领先的技术SAR技术,就是成像技术,就是分辨率,目前能够达到的就是5厘米乘以5厘米,分辨率这个事不是越高越好,它有一个平衡点,因为越高的分辨率带来你数据量的增加,这也意味着成本增加,作为工程上来说最好的解决方案是适度。比如说分辨率够用,够用分辨率意味着我的处理器各方面没有特别苛刻的极端的要求,我成本是可控的。

现在说的Sar体制,这都是我们公司在开发的事,而且全世界,或者说整个的同行里面大家都非常期待,大家都觉得行易道在做一件奇妙的事,很有希望。毫米波雷达是一个独立发展的专业和方向,激光雷达的未来是什么样子,它有它自己的规律,但是毫米波雷达目前来说它是不可替代的。从雷达诞生的那天开始1942年第一个雷达开始用在军事领域,随着人类技术的更新换代,各个零部件会发生各种各样的革命和提升,但是雷达这个形式不会消失,这种传感器的能力和需求也不会消失。

媒体:智能驾驶初创公司不仅是雷达还有软件公司遇到了一些困难,可能是经济上的,也有融资上的,咱们有这些问题吗?还是已经获得了新一轮的融资?

赵捷:这个在大的气侯下,不管是对于智能驾驶的期望值调低,还是在中国的整个经济下行大的环境下,还是中美贸易等等这个大的环境下,冬天来了,都会感觉到寒冷,但是这个时期是真正考验一个公司你存在的价值,你为什么存在?你存在的使命到底是什么?是要做这个反思和调整的时候。

汽车行业现在到了这个竞争的状态,智能化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点,而雷达在智能化里面扮演一个不可或缺的作用,今年在这个竞争里面,我们明显的感觉到大家对于什么是核心技术,什么产品是不可替代的。或者说真的拥有这个产品能力对一个公司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竞争力这件事上,通过事实教育了这个市场,而我们行易道在这个过程当中,相当于到了交答卷的时候。

行易道今年交的答卷,我自己觉得还是令人欣慰的,我们不管靠自己的拼搏,靠外界的帮助,靠各种各样的机缘走到了今天。我们开发了新的产品,新的技术,所以这个时期对于我们来说,就好像说通过大浪淘沙,获取了一个被市场认可的机会。

媒体:明年市占率会有多少?要量产多少?

赵捷:这个量明年会在20万到30万套,我们的雷达更多的不仅在后装,更多的在前装出货。前装你也知道,有时候主机厂有一些自己的计划和愿望,车型发布计划,是否如大家所愿卖的足够好,这里面还是有一些空间的。我们现在按照最美好的期待,也许将来落实的话并没有这么多,但是这个目标是可以期待的。


氯离子含量测定仪 https://zbl123.cn.china.cn